弘一法師:看透複雜是能力,選擇簡單是境界

弘一法師:看透複雜是能力,選擇簡單是境界
value101 2024-02-22 檢舉

 

大道至簡,返璞歸真。

 

禪宗思想裡,有一個很高深的「看山理論」。

它將人生分為了三重境界:看山是山,看山不是山,看山還是山。

第一重境界的人,心思單純,沒啥城府,看見什麼便是什麼;

第二種境界的人,經歷了世事的摧殘,覺得生活複雜,看什麼都是霧裡看花;

而最高境界的人,飽經滄桑後,依舊能淡看人生起落,把一切看得簡單而自然。

弘一法師,便是抵達最高境界的人。

祂來自繁華的紅塵,歷經半生,卻甘願踏上清苦的傳道之路。

所以世人形容他是,半世風流半世僧。

從簡單到複雜,是他前半生的閱歷;從複雜到簡單,是他後半生的修行。

他用一生開示世人:人生最好的狀態,是在複雜的世界裡,做個簡單的人。

 

1

看透複雜是能力

乾隆下江南時,曾在鎮江金山寺問高僧法磐:

長江之中大船來來往往,一天到底要過幾艘船?

法磐回答:只有兩艘船,一為名,一為利。

人生在世,誰都免不了要和名利打交道,誰都難掙開世俗這張大網。

名利交織、愛恨交織,共同構成了這世界的紛繁複雜。

我們徘徊在其中,又時常在世事中迷失了方向,活得疲累而迷惘。

然而弘一法師李叔同,出身於富貴之鄉,生長於繁華之地,卻將世間一切都看得格外清明

李叔同出身於天津首富之家,是李家排行第三的公子。

因為家庭的緣故,他從小便見慣了迎來送往、看透了世態人情。

但這些經歷,沒有讓他變得圓融市儈,反而使他年少早慧。

在15歲那年,他就明白了世事興衰之道,感慨「人生猶似西山日,富貴終如草上霜」。

 

後來,李家日漸衰敗。

李叔同為謀生路,帶著母帶妻搬到了上海。

到上海後的第七年,李母又因病去世,面對至親的離去,李叔同悲痛欲絕。

他親手操辦了母親的葬禮,也為母親寫了悼歌《夢》。

在李叔同沉浸悲傷之時,還有許幻園、張小樓等志趣相投的好友前來安慰。

造化弄人的是,幾年之後,他們又因為時局動盪,各自離散。

許幻園為了求財北上,張小樓去了揚州教書,其他幾人也在各自的命運裡掙扎。

看著好友逐一遠去,李叔同再次含淚寫下一首《送別》,在「今宵別夢寒」中,感慨「知交半零落」。

 

人世間的悲歡離合,生死無常,讓李叔同的心境逐漸變得複雜。

他終於明白,世事複雜多變,沒有誰的一生不是少圓滿,多遺憾。

與其為了一些執念痛苦一生,不如放下過去的包袱和束縛,去追求內心的簡單與寧靜。

白居易曾說:亂花漸欲迷人眼,淺草才能沒馬蹄。

在這喧囂而複雜的世界裡,形形色色的人和事,迷了太多人的眼睛。

但仍舊有一些人,願意在嚐盡人間百味,看遍世事繁華後,毅然選擇簡單地生活。

正所謂,大道至簡,返璞歸真。

人生短短三萬天,學會看輕得失,看淡紛擾,將複雜的生活簡單過,就是最好的處世之道。

 

2

選擇簡單是境界

司馬光說:由簡入奢易,由奢入簡難。

貪戀富貴,追求榮華,本就是人性使然。

而弘一法師偉大就偉大在,雖然半生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,但一朝跳出紅塵,他就能清苦自持,始終如一。

弘一有一件僧衣,上有200多個補丁,青白相間,襤褸。

他卻將這件僧衣穿了洗,洗了穿,始終不忍丟棄。

他還有一頂舊蚊帳,是他出家時所帶,用了幾十年也不曾換過。

在他五十壽辰時,學生劉質平想要幫他換一頂新蚊帳,弘一仍是拒絕。

還有一次,弘一的老友夏丏尊,來拜訪。

看到他的餐桌上,只有一碟白水煮蘿蔔,和一碗鹹得發苦的菜。

 

點擊下一頁,查看完整內容
下 一 頁

1 / 2

 

 

喜歡這篇文章嗎?

按個讚吧,不會令你失望!

已經讚了

標籤:

  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!

或許你也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