過年期間,最令人反感的行為,它排第一

過年期間,最令人反感的行為,它排第一
value101 2024-02-22 檢舉

“真沒想到,XX明星居然出事了。”

“你知道嗎,我們高中班長又離婚了。”

「我跟你說,我的XX特別奇葩,他居然…」

平常跟朋友聚會,或跟同事聊天,我們常常會不自覺地聊起明星緋聞、某個共同好友的槽點或家長里短。

這樣一種議論八卦、吐槽他人的過程,為我們的生活增添了不少樂趣。

但有時候,對身邊人隱私的過度議論,可能會對他人造成傷害。

另外,當我們過度關注他人時,也可能會阻礙自身成長。為何這樣說呢?

 

 

年前,當公司很多朋友搶春運車票準備回家過年時,麗麗卻對這個事情絲毫沒有熱情,甚至還一臉抗拒:

“我不想回家,我特別反感家裡那群'大嘴巴的鄰居'。”

麗麗從小在村裡長大,在她的童年記憶裡,最常見到的一個畫面,就是幾個婦女圍坐在一起,張家長李家短地談論八卦是非。

而且通常還夾雜著許多添油加醋、無中生有的成分。

 

少不更事時,麗麗將這些八卦當故事聽,倒也覺得沒什麼。

直到有一回,她不幸成為眾人議論的對象,才真切地體會到了其中的殺傷力。

上高一的某一天晚上,隔壁村有幾個男孩過來玩,麗麗跟他們在大樹下聊了一會兒天,隨後便各回各家了。

然而到了第二天,這件事卻被鄰居們討論開了:

有人說麗麗早戀了;

有人說麗麗昨晚在跟男生約會;

甚至還有人說麗麗整夜不歸宿…

麗麗知道後,整個人愣住了,彷彿自己被牢牢釘在了恥辱柱上,動彈不得。

 

她想不明白——

自己只是跟幾個男生正常聊天,為什麼大家要把她描述成不良少女呢?

她哭著回家找媽媽,想讓媽媽出頭替自己澄清誤會。

但沒想到,媽媽劈頭蓋臉就來一句:“誰叫你半夜出去鬼混,活該被議論!”

這件事給麗麗蒙上了一層心理陰影。

從那以後,她開始刻意跟周圍的男生保持距離,

甚至在生活的其他方面也變得小心翼翼,生怕給鄰居留下話柄,招致閒言碎語。

 

大學畢業後,麗麗選擇留在城裡工作,遠離老家的是非之地。

但去年春節回家,她卻莫名其妙地又一次成了鄰居的話題中心:

有人說她沒出息,堂堂大學生收入卻比不上在工地打工的;

也有人說她嫁不出去,整整三十歲了婚姻至今都沒著落…

總之,沒一句好話。

 

當這些話傳到麗麗耳邊時,她再次愣住了,瞬間被滿滿的挫敗感包裹著。

她想不明白——

她只是用自己的節奏工作、生活,為什麼大家要把她說成徹頭徹尾的失敗者?

儘管知道鄰居的流言蜚語是假的,也知道大家對她的評價非常偏頗,但麗麗還是感覺自己受到了巨大的傷害,並因此變得抗拒回家過年。

聽完麗麗的講述,我內心感到很沉重。

這,就是流言的殺傷力。

 

其實在我們周圍,有大嘴巴特性的人並不少見。

他們心直口快、口無遮攔,心裡很難藏得住事。

更有甚者,喜歡到處打聽八卦,散播他人隱私,有時還會添油加醋、搬弄是非。

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呢?

 

從社會學角度來看,這種行為屬於一種日常的「社交行為」。

演化心理學家羅賓‧鄧巴曾提出,八卦是一種社會行為:

一方面,透過聊八卦,人們可以快速交換訊息,分辨敵友,增強自我保護意識;

另一方面,當兩個人聊起家長裡短時,可以快速拉進彼此間的距離,維繫關係。

 

然而透過心理學角度,八卦可能還包含著談論者的「挫敗投射」。

羅賓鄧巴說:

在人類的潛意識中,都渴望由他人代替自己經歷痛苦;

談論別人的負面八卦時,某種程度上也達到了這種效果。

仔細觀察那些喜歡搬弄是非的人,不難發現:他們本人通常都過得不好,甚至生活一團糟。

這一點,麗麗深有體會。

她想起村子裡最熱衷於打聽、談論和傳播八卦的李大嬸。

李大嬸這人說話有一個特點:能把所有事都說成“壞事”,不斷唱衰:

如果村裡某個孩子沒考上大學,她會嘲笑人家沒出息,將來只能幹苦力;

但如果某個孩子真考上了大學,她還是會唱衰,說大學生照樣找不到工作。

 

無論是過去將麗麗抹黑成不良少女,或是現在不斷唱著衰麗麗的現實成就,她都非常熱衷地參與其中。

但如果真的要對比,整個村子裡過得最糟、最不幸的,其實就是李大嬸本人。

她的丈夫因外遇離開了家,兒子叛逆離開了學校,後來因盜竊罪進了勞改所…

但李大嬸從來不講自己,不提丈夫和兒子,而是特別享受貶低唱衰他人的過程。

 

點擊下一頁,查看完整內容
下 一 頁

1 / 2

 

 

喜歡這篇文章嗎?

按個讚吧,不會令你失望!

已經讚了

標籤:

  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!

或許你也喜歡